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471章 怎么能帮他说话

  第1471章 怎么能帮他说话

  厉景琛低笑一声,“辛苦布总了。”

  “不辛苦,我觉得现在很充实。”布桐拿纸巾帮厉景琛擦了擦嘴角,眼里闪过一抹心疼。

  好几个夜里她醒来,都能看见厉景琛睁着一双眼睛在失神。

  她知道他失眠了,也知道他失眠的原因是什么

  他在她面前伪装得很好,淡然又乐观,可她知道他根本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状态。

  “所以老公,你就当自己在休假,给我一次重返职场的机会了。”布桐笑嘻嘻的道。

  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  “今天天气不错,我陪你出去走走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......

  厉景琛的检查在周三,吃完早餐后,布桐和厉景琛先是送孩子去上学,然后去了医院。

  检查结果显示,厉景琛脑内的血块的确小了不少,约摸小了有三分之一。

  布桐总算听到了期待的好消息,激动的道,“太好了,看来耀叔的药还是有用的,老公,坚持喝下去,血块总会消失的。”

  “有老婆监督着,我想不喝都不行。”厉景琛握紧了布桐的手,布桐却能感觉到,他的掌心是冰凉的。

  从医院出来,坐上车,布桐一边帮厉景琛系安全带,一边问道,“老公,你想去集团坐坐吗?这样我们可以一起下班接孩子放学。”

  “不去了,我不想见到外人,我回家,你去上班吧。”

  布桐没有强求,“我也回家,陪你吃了午饭再去上班。”

  “老婆,你不用处处迁就我,”厉景琛笑着道,“你按照自己的工作节奏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”

  “我就是想多陪陪你,免得你胡思乱想,”布桐弯了弯唇角,“我知道你不高兴,你不想见到外人,是不想他们看见你现在这副样子,你习惯了运筹帷幄高高在上,没办法接受你的下属们用同情的眼光看你。

  景琛,你要相信医学,一定有办法让你复明的,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,而且刚刚医生特意叮嘱了,你要心情愉悦,才更有助于恢复。”

  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,”厉景琛将她拥进怀里,“我原本是你的天,现在,却要你来替我支撑了。”

  “我们是夫妻,相互扶持是应该的,你不要有这样的想法,男人偶尔的脆弱和无助,不仅无伤大雅,而且会让我更加爱你。

  最重要的是,在我心里,就算是现在的你,也依然是我的天,你失明了,天并没有踏,可是你不开心的时候,我却感觉天塌了。”

  “对不起......”厉景琛紧紧抱着她,“我知道老婆心里是怎么想的了,我答应你,我会调整好心态,坦然面对现状,好不好?”

  “嗯,”布桐哽咽着点点头,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,”厉景琛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头发,“乖,不哭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布桐吸了吸鼻子,吩咐司机开车。

  ......

  天气一天天变冷,唐诗的肚子也越来越大,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会闹腾了,时不时就踹她一脚。

  唐老夫人和连蔓云把唐诗当成宝贝供着,生怕她磕着碰着了。

  唐诗挑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去了趟墓园。

  慕西临不宜劳累没办法陪,布桐也不在家,唐老夫人想要去,唐诗虽然怕她去了会难过,但还是答应了。

  两个保镖护送他们来到墓园,负责人很快迎了出来,道,“唐小姐,您来了。”

  “嗯,”唐诗点点头,“最近怎么样?”

  负责人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,汇报道,“还是之前在电话里跟您说的那样,您每个月不是固定时间来的吗?除了您来的时候他不会出现,其他日子,他都是风雨无阻地来这里的。

  每天早上来,到晚上才回去,连饭都不记得吃,都是有人送来给他吃的,他一般就坐在您母亲的墓碑前,发呆,自言自语......当然,自言自语就是在跟您母亲说话,所以我们看着其实还挺心疼的。”

  唐诗没多说什么,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不辛苦,唐小姐额外给我钱,要我照看,我当然要帮您做好事情。”

  “那我先进去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唐诗挽着唐老夫人的手臂,来到妈妈的墓碑前,看见墓碑被擦得一尘不染。

  唐老夫人轻叹了一口气,“诗诗,你说叶文齐这是何苦呢?”

  “他想让自己心里好过点而已,外婆,您不用管,刚刚的话,就当没听见。”唐诗淡声道。

  “可是现在天气冷的,这里四面透风,他要是在这里吹冷风,身体一定会受不了的。”

  唐老夫人年纪大了,也相对感性一些,对叶文齐的恨意早已没有最初那般强烈。

  “诗诗,要不你去跟他说说,叫他别来了,你妈妈如果看得到,也不会希望他这样折腾自己,他现在最挂念的人就是你了,你去跟他好好说,他一定会听的。”

  唐诗蹙眉,“外婆,您怎么能帮他说话呢?”

  “外婆不是帮他说话,是心疼你,诗诗你知道吗?有的时候,放过别人的同时,也是在放过自己,我和你外公曾经对他恨之入骨,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?知道他自杀的时候,我们是很难过的,心里没有半点开心,毕竟他跟你妈妈并不是真的一刀两断了,他还跟你妈妈生了你,我们如果真的恨着他,不是在跟自己、在和你过不去吗?

  所以算了吧孩子,就算他和颖涵是孽缘,他也终归是你的亲生父亲,我们认了,你也认了吧,和解比当仇人强,他要是哪天真的死在这里,你也不会开心的,不是吗?”

  唐诗紧紧咬着下唇,看着墓碑上那张年轻美丽的脸,心痛如刀割。

  “外婆,我现在不想说这些事情,咱们好好陪陪妈妈吧。”

  “好,那外婆不说了,你别难过,啊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......

  两天后,唐老夫人在晚饭后突然偷偷把布桐叫了出去。

  “外婆,您找我啊?”布桐对唐家二老向来很亲近。

  “桐桐啊,外婆找你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的。”

  “外婆这么说就太见外了,有什么事情您尽管说就是了,能办的我一定会办的。”

提示:如《心跳砰砰砰:狼性老公好凶猛》章节白屏错误,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「换源」切换阅读;